張懸:給青峰 #2015.06.02 發表于圈圈音樂志

你想放弃的眼前全在这里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256 天前,最后修改于 95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在很久以後,永遠不會變成一個男人的男孩依然會走近我,
在我身邊旁若無人地坐下,
旁若無人地依偎,
然後我們一句沒一句地說起話,
在人來人往卻因我倆坐在車道邊而一整夜竟無人察覺的街上。

男孩的笑容多年後已有倦意,
但比起不知無言只有愛怒的青春,
這樣的倦意有的更多的是堅決。
堅決讓人疲憊,是吧;
當世界正不斷推銷著所有選擇,
卻於是讓人們失去理解自己擁有選擇的能力,

當世界怕你別無選擇,

也正當人們繼續刺探以為是幫助你確定心意,人們還尚未明白你已做了選擇。

疲憊後來讓男孩安心。
疲憊是所有光熱和癡心曾毫不保留迸射後
看似正在消散卻其實是唯一殘存的痕跡和證明。

和所有詩人一樣,
男孩在生命裡挑撿垃圾,
在無人活動的清晨和喧鬧的夜裡寫詩。
男孩知道詩的萬能與無用,萬能是因詩裡有時光。
有空間的裂縫,於是詩裡活躍著愛。
無用來自詩只該無盡地發生而不為延續求存,
詩在嘴裡吞吐但詩不吃,詩不能吃。
男孩沒有去成為一首詩,男孩成為寫詩的人。
寫詩的人,讓他人有詩可以碰撞,有詩可以投射,有詩可以時不時地拜訪。
誰的生命不是藏污納垢呢,光采轉身就是不可說的不堪,
男孩知道詩不是封存生命模樣的標本,但男孩還是把詩寫到最美的地方去,再
往往對於詩因美而看似脆弱感到愧疚。
男孩,你可能是我生命中最像殘酷的戰爭,
因你而體會憤怒與寬恕之間它們永遠牽著手,
你是我最親近的一首還沒讀完的長詩,太長,所以我有時還往前翻讀,有時斷續,有時只是流連。
在很久以後,你是永遠不會變成一個男人的男孩,曾經你走向我是因為這裡有我,

總有一天,我們相見會是因為你已只是充滿故事的你。在我身邊旁若無人地坐下。
旁若無人地依偎我們於是一句沒一句地說起話,男孩,無人察覺我們,我倆總是忘了回家,相伴在永遠的街上。

.jpg
.jpg

添加新评论

评论会不定时的看,但如果着急请直接联系我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