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溥

安溥 anpu - 官方網站


2012 - 超级面对面 第14期 张悬:歌者也可以是战士

张悬谈新专辑《神的游戏》:

对我来说第一张是非常苦涩的专辑,但大家却觉得很甜。对于我来说,这张专辑(神的游戏)反而其实做得自然,我觉得它也完成了我当下最想做的事情。别人觉得沉重,要看他是觉得来自于曲风还是来自于里面承载的情感,但对于我来说,这张专辑还算是这四张里面最不苦闷的一张。虽然也许很深,但我认为深跟沉重,对于群众来说是很值得分辨的字眼。这个专辑其实算是长长的,在我经历青春期之后这几年的时光里面陶选出来的东西,所以我认为它必须有深刻的部分在,不然就不值得保留或记录。但是呢,毕竟它是从我的生命里面长出来的东西,它不可能那么好,或者一下子就被群众辨识,但是我相信这张专辑还蛮有生命力的就是了。也因为这样,所以在一般的对于歌词或音乐的聆听上面比较奇形怪状也是。

爱情不是创作的灵感,自在做自己:

坟墓哈,我也不知道这是谁发明的词,但我每一次听到“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幸福是创作的坟墓”我都会觉得很好玩,就是说也许很多创作者很希望自己就这样死了不是很好吗?至少我自己心底的感觉是这样。毕竟爱情不是我创作的灵感,所以爱情是我生命中非常可贵的一部分生存的条件。所以能够拥有它对我来说生命当然意义就变得更可贵,或者说更微妙了。但因为毕竟它不是用来写歌的灵感,所以它就不构成坟墓这件事情,我可能就是因为这样看待爱情,所以在我能够拥有真实、可贵的爱情的时候,我反而越安心。而这份安心可能就变成让我更能够自在地做自己。

…以前没有爱情的时候可以无欲则刚,因为这比较像是我的个性,但有了爱情之后更加无欲则刚,而且那个成分可能更纯粹了。因为你放眼望去这个世界,你可以因为有一个圆满的内心,所以面对愤怒,面对哀伤,面对残忍或慈悲的东西,你都可以有一个完全自我的解读,而不是被别人硬要碰撞出来的东西。

出处:超级面对面 第14期 张悬:歌者也可以是战士

安溥 Anpu 談《城市》:生活不必藝術 而是我們把生活過成藝術

不论你想要把诗写成散文,诗写成戏剧,然后你想要把诗写成音乐,以至于变成歌词都是可以的。这是为什么我这么珍惜文字的原因,然后尤其是符号的背后,文字就是符号,它是一个符号,符号的背后其实密码也是一种符号,所以其实就看你的文法也好,或者是你怎么排列这些文字,以至于它中间的缝隙有密度,然后也有很宽的限度,可以让大家都能够解读很多东西。

比如说落在土地上的,还有人与蝉玉蔻,对,比如说城市里面有一句歌词叫做蝉蝉与狗丑壮高处激增的鹅。城市里边有一句歌词有点就是说让腐败成为肥沃类似教堂,对我来说一个非常标语是的说法,我们刚刚其实有讲到,其实标语这个东西有时候是一种宣传的工具这样,所以其实像落在土地上的,对,变成腐败变成肥沃,其实我自己生命中非常大的一个体会,就像刚刚说的,我从来不会觉得我的生活一定要往艺术的层面走,艺术其实是自己的事,生活不比艺术,反而是我们让我们的生活变成了哪种艺术。

这个因果是可以颠倒过来的,比较像是我的人生观,所以于是我发现其实我生命中写作也好,做人也好,然后不断精进,自己过去体会他人,其实都是来自于看似一些腐败的事物。有时候你在生活里面遇见的不如意,人与人之间的一些陈腐,或者是你自己觉得无能为力的那些体会,它都是一种腐败,它让你的心情觉得黯淡,但是这个东西却变成了下一次你的体会光明面或者是原因只是自己黑暗面最大的一个养分,然后最大的一个基础。对,像于是我就把这个写心得变成了城市这首歌词的一个所谓的slogan,它就是这首歌的标语,也就是说我很心爱跟我当代一起生活的城市,我不求他更好,也不会硬要去看它飞得多坏,而是我愿意陪他,就是一起生生死死的去面对每一个年代一个城市的兴盛与衰败,这个也就回过头来,其实城市这首歌也就暗喻了我把城市当做人生这件事情,他虽然讲的非常社会面的东西,大家在要精神面的同时,其实用来比喻和人生,就是这个过程。

我们的人生如果就是自己的一座城的话,我会怎么陪你过?我怎么看待你?看你身上的好与坏、高潮与低潮,然后荣幸、或者是觉得屈辱的时候,然后剩下的刚刚城市里面的体会,其实都是在我在散步的时候观察到的一些我最常散步的地方的一些自然的景象,但我把它其实借由用浓缩的过程,于是它在韵律上面对诗词很重要,其实节奏与韵律,所以在音乐上面,我其实可能就把它浓缩了,而于是让他比散文诗,就他有介于散文诗的性质,但是又比他中间白话文的部分再少一些,所以他复合了很多种,就城市这种歌词很有趣,复合了,许多文法,然后这些文法期待就是我的一种秘说,你可能要常看散文诗,你会发现他3万尺的特质。然后如果你是一个很懂得看 Slogan 的人,比如说你是一个写气话的人你,可能会觉得张悬的照标语写的还行,这样,对,然后所以你要发现其实它结合了哪几种文化,你还要先知道,其实这世界上有多少人用什么样的方式来使用语言,当你发现我有使用这个东西的时候,我跟你之间就有一个像密码被开启的一个东西。对,她也希望能够回答到你的问题。

出处:安溥 Anpu 談《城市》:生活不必藝術 而是我們把生活過成藝術 20181103 杭州ADM

添加新评论

评论会不定时的看,但如果着急请直接联系我

评论列表